翩舟子

共行一程 三生有幸
我想把所有好的都给尤长靖

路灯

现实向(?)3k+

随便瞎搞的情感产物 写不出他们俩万分之一好
如果你能喜欢我会很开心
以上



武汉场结束以后,终于可以暂时卸下包袱放空一段时间。

从出道开了第一场粉丝见面会到现在最后一场告一段落,九个男生感觉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有了实感。他们不知终点不知疲倦的跑的很久所追寻的东西仿佛终于可以看见一点光,并且有迹可循。

一段时间来的努力变成归属感,填满了每个人心里的不安亦或是焦虑。

几个人聚到很晚。

尤长靖和林彦俊在经纪人拍拍手示意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后,双双开溜。林彦俊给自己的助理发了消息表示自己回去。码着字就收到一条消息

长靖:和我助理说一声,我在南边的安全出口等你。

林彦俊点了点头,好像是尤长靖在他面前似的。盯着悬浮标思索两秒又在编辑好的短信后加了一句,还有尤长靖助理。

发完以后就手插裤带的往南面走。 七月底的武汉热的让人不自觉的燥动。 等他看见尤长靖那一头栗色的卷毛的时候,薄薄的T恤已经被大步奔跑所出的汗浸湿了。

林彦俊在那人面前几步前停下,双手撑着膝盖顺了几下呼吸。
“干嘛跑这么快啦,我就在这又不会跑” 尤长靖看见他有些狼狈的样子,又大又明亮的眼睛笑成了两条缝。

林彦俊呼吸顺畅了一些,直起身子,把两人之间仅有的几步距离走完, “还不是怕某位外国友人肉多被蚊子吃掉吼。”

尤长靖听了朝林彦俊飞过去一记眼刀又绷不住笑了,发出“动物”的声音,好似用力的拍了一下比他高半头的人的手臂,后者其实没什么实感。
笑成心形的嘴巴终于收敛了一些,语调不失欢快 “走了啦,蚊子真的有在多的。”
林彦俊被敲打了还很开心的样子,酒窝在路灯下凹陷的很明显,他其实没有在认真听那人讲话,因为尤长靖的嘴唇一张一合实在是可爱的紧。
啊,兔牙也很可爱。

两个人都很默契的没有提起为什么大夏天要放弃空调和舒适的汽车座椅,而选择靠两只脚走完不算短的回酒店的路。
这大概也是他们之间默契的一种。在这个有特殊意义的夜晚,应该和有特殊意义的人选择另一种不寻常的方式度过。即使流一些汗,再更累一些也没有什么关系。

“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尤长靖先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安静。 林彦俊没反应过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又摇摇头。

“什么啦!”

尤长靖看他头摇摆不定,笑着推他。

“如果有人告诉我,有哪条路只要一直走下去就会成功,那我一定会另辟蹊径。”
林彦俊确实是这样想的。一帆风顺的路有什么意思呢?况且他这一路坎坷不说多也不算少,走到这里却转身走向顺畅的人生滑梯,确实无趣。

如果是别人这样问他,他会嘴角一勾,眼神自信又坚定的说:“那当然啊,男人没有在怕的。” 但如果问的人是尤长靖,答案就会不一样了。
可能尤长靖天生就会让人想要依赖,给人可以放下戒备依靠的感觉。所以他把所有冷又刺的东西卸掉,再走到尤长靖身边。把不知所措和别人难以察觉的脆弱露给他看。把所有的迷茫和不安,都毫不加掩饰的给尤长靖。
可尤长靖就是很特别啊。只有他才会细心到因为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后退的动作,察觉到自己的不开心或是郁闷。
纵然心里想了许多,但可能尤长靖只接收到了耳朵能够听到的部分。
也说不定啦,他们就是有和其他人都没有的默契。

“突然那么励志我不习惯啦。”尤长靖抬头看看路灯,嘴角是扬起来的。 林彦俊手背在身后被他奇奇怪怪的语音语调逗笑了,酒窝凹陷的程度刚刚好。

--------------------------------------------------------------------------------

回了酒店以后两人回到各自房间。

林彦俊今天洗澡的时间格外长,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他把手机锁屏点开看了一下时间。 洗了将近两个小时。

单手把毛巾在湿掉的头发上意思意思揉擦了两下,注意力就被微信提示音转移走了。

长靖:要喝一杯嘛?

收信人乐呵两下,扔下手机和毛巾,走到衣架边挑起了衣服。
刚打开房间门,就看见尤长靖站在门口,正要敲门的样子。那人卸了妆和造型以后不再像舞台上那么乍亮人眼,却是干净舒服的,没有厚重的粉底皮肤依然白的不像样,看见他开门眼睛一下亮了起来,神情像小兔子竖起了耳朵,头发没有造型,服服帖帖,乖乖搭在额头前,但依然蓬松。


尤长靖把手里的塑料袋提到脸颊高度,在林彦俊和自己之间晃了晃。
“锵锵~”

林彦俊看清楚了,几听啤酒和一盒创可贴。

“你不吹头发就打算出门真的OK吗”

尤长靖边把林彦俊推回房间边说。

林彦俊就老老实实坐在床边,尤长靖拿着电吹风用手试了试温度和风级,然后还算温柔的帮弟弟一点一点吹干头发。
林彦俊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可能见面会一场下来疲倦了,电吹风的风在温度偏低的空调房内居然算得上是温暖的。他眼睛被偶尔飞到眼睛里的碎发弄的半睁不睁,只能看见有纤细白葱一样的手指走眼前经过,又温柔的在头顶摆弄,让他有了一种安全感。

吹完头发,两个人的懒劲都上来了,不再打算下楼买醉,干脆就在房间里拉开了易拉罐。

他们其实不常喝酒,工作和训练都忙的晕头转向,终于有了休闲时光,才敢碰一些平时在被允许范围外的东西。
即使如此,尤长靖考虑到两人胃都不太好,喝冰的可能会影响工作,特意让超市男老板从装满冰啤酒的冰柜底下拿出一箱常温的。
林彦俊吨吨吨灌下几口,直道啤酒失去了灵魂。
尤长靖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从塑料袋里翻出了创可贴“忍着点吧你,手拿过来。”

林彦俊不知道他搞什么,把没有拿啤酒的手伸给尤长靖。
“另一只啦!”

尤长靖把那只大手拍掉,指着攥着易拉罐的那只。
没办法,啤酒只好挪个座位。
“你自己手指受伤都不知道嘛?那么大的人了……” 林彦俊伸头望望自己被尤长靖拉住的手,食指和中指都有擦伤,可能因为不太疼,自己就没有注意。

等到手感觉不到拉力,收回来时,已经有了两个可可爱爱的创可贴。

林彦俊其实很难搞,创可贴不是透明的也要是普通的不太能看出来的。他不想让粉丝担心,受了什么不算轻的伤,年轻姑娘们只知一二都直呼心疼,小打小闹就不能让她们难过。

现在手指上活脱脱两只轻松熊,只要没有带着老花镜就能看的清清楚楚。
他无奈扶额轻笑,转过头嘴里说着crazy,余光却瞟着那人,平时漂亮的闪着钻石光的大眼睛眯起来,好像在说敢扯掉你就死定了。

真男人压shishi的林彦俊最后也没有把OK绷撕下。 -----------------------------------------------------------------

尤长靖酒量其实比大家以为的要好,几罐啤酒下肚也只是脸上多了可爱的粉红。

林彦俊没有放开了喝,但也贡献了几个空罐子,觉得差不多了,就有点不受控制的盯着玩手机的尤长靖看。

他们之间差点什么呢? 他们有兄弟之间最真挚的感情,有亲人般的默契,但他们也有明里暗里被察觉或不被察觉的小巧思。他们有最特别的触碰,有舞台上眼含泪光说出的那句永远。

他们好像什么都有了,又像洪水滔天却被一层无形的墙所阻隔,一切戛然而止。

止?

只是暗流在无声涌动罢了。

尤长靖突然放下手机,从刚刚坐着的地毯上爬到林彦俊那边又跪坐下来。 乖乖的也盯着林彦俊看,脸红红的,眉眼都带着不自知的媚。

“林彦俊,你喝醉了吗?”

声音主人话问完自己就笑了起来,有点醉的小兔子喝醉酒就开始无意识的流露萌感。 其实林彦俊还蛮清醒的,不过是在尤长靖没亲上来之前。

果然,尤长靖的嘴巴看起来就很好亲的样子,实践下来依然如此。

啤酒的香气在两人之间短暂的交换。


尤长靖的嘴巴离开时,林彦俊分明感觉到自己是不舍的。
醉就醉吧。林彦俊对自己说。
然后唇又追上去,干柴烈火还是浓情蜜意,
又有谁知道呢。 ------------------------------------------------------------------------------------

那么林彦俊对于长靖来说是什么样的人呢?

某一次专访,记者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他啊,是路灯吧。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条路。没人可以告诉你这条路该如何走,要走多久,但路灯是最好的陪伴者,他本身就会发光。当光照在你身边时,往前走,就对了”

结束了所有工作,尤长靖走出采访间,满身疲惫的转过几个走廊。

打开休息间的门,是拎着一塑料袋啤酒的林彦俊。




END.

长得俊顺利出道

占tag抱歉
今天我真的激动到心脏都快要跳出来
入了长得俊的坑以后 每天都在期待两人可以一起出道
今天真的是完成了我的一个心愿 看偶练和两个孩子一起走过来 再看着他们越来越好 心里真的有难以言喻的喜悦和感动

其实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亦或是其他言而不达的深刻感情,林彦俊和尤长靖都是彼此生命中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吧。
毕竟在对方难过无助想要放弃快要垮掉的时候,陪在他们身边的不是我们,而是他们彼此。
我们看不见的温柔 脆弱 小巧思和小秘密 他们都毫无保留的流露给彼此。我想这也是我爱长得俊的原因。

长得俊女孩又是横着走的一天啦。
橘柚一起走花路吧。